漫话插花:明代文人们将此技艺推向极致,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


作者/赵立波撰写

插花的历史如何传承下去?从南朝开始,有一个最初的开始。关于插花,除了大量的传统文化外,还表现出中国古人审美水平的逐步提高。从宏观的方法到细节,再加上精湛的花卉布置,这种芬芳的历史令人陶醉。

插花的过程必须从一个故事开始。南晋王称小子开。当他7岁时,他的母亲病重,家人邀请僧侣为他们的佛祈祷。佛前有荷花,插在装满水的铜罂粟花中。小子恺担心母亲的身体,所以她在佛前许下了一个愿望。如果母亲能够康复,那么佛陀就不会使莲花枯萎。果然,在佛陀的生命七天之后,佛陀面前的莲花不仅没有枯萎,而且变得更加红,甚至长了一点根。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,至少从南朝开始为佛陀开花是很常见的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在东汉之前没有插花。仰韶文化中的五瓣陶盐,《离骚》李屈原的“任秋兰认为裴”等,都暗示了插花与古人的关系。 1982年,在青海青海县的东汉砖上,坐在对面房间的两个人直接描绘了一瓶盛开的鲜花。很多人认为这应该是爱的花朵。

东汉以后,插花不仅限于佛前的花朵,而且还出现在更多场合,形成不同的类别。如:春花插花,宫廷插花,文人插花等。其中,文人对插花的影响最大,从汉唐流行,明代盛行。特别是在明代万历年间,三人三书的出现标志着中国传统插花艺术的巅峰。

高伟是三个中最老的。他出生于明嘉靖六年(1527年),是一位文学学者。在万历元年(1573年)之前和之后,经历了无忧无虑的一年的高毅反复尝试。在北京等待父亲三年后,他没有获得其他官方职位。 1574年,父亲去世后,高松终于回到了理想的隐居生活。正是后期的休闲生活使高淳歌剧大师的声誉得以实现,并且也达到了《遵生八笺》。这本书写于1590年,“用茶冲茶,四点画”,《瓶花三说》是其中一章。

五年后,出版了另一个插花,即张德谦的《瓶花谱》。虽然它是一本书,但它实际上只有不到2000字。它包括八个部分:瓶子,花,分支,存储,营养,物质和瓶子。与60岁的派对《瓶花三说》相比,张德谦可谓?且桓瞿昵岬奶觳拧!镀炕ㄆ住氛诺虑醋魇辈?19岁。难怪他发表了一个声明。“孩子们的工作只需几句话。”张德谦住在长洲(现江苏苏州)。 1595年,《瓶花谱》编写出版时,袁宏道在邻近的吴县作为县。

袁宏道比前两个更大,甚至他的传记都包含在《明史》中。他和他的弟弟袁宗道和他的弟弟袁中道也有一个名字,他们被称为“三元”。他们反对王世贞等人倡导的古代作品,主张独立精神和无拘无束的集合。因为它是一个公安县,所以在文学史上被称为公安学校。崇尚独立,渴望闲暇的精神,这违背了袁宏道的官职,因此在他40年的生命中,他实际上已经三次进入官方。

1595年,吴县的命令没有持续多久,他向老板递交了七次辞职,很快回到家中自由生活。三年后,在北京工作的袁宗道给弟弟写了一封信,请他作为官员去北京。袁宏道不得不集中在山里游泳的兴趣,赶到北京。在万历二十六年(1598年),尘埃在天空中滚动。今天在北京地区的顺天楼管辖,悄悄地来到一个风沙的抄写员。他是新任命的顺天府,由九级儒家教授袁宏道,学校的主要行政办公室负责。

袁宏道喜欢安排鲜花,并将自己的书命名为一瓶鲜花。那时,有一位文人,黄道远,这本书也被命名。中郎(袁宏道)并不认为这是重复的。看到他在禁食时很穷,这瓶鲜花没有添加韵,钟朗欢喜《戏题黄道元瓶花斋》诗:“看着一瓶鲜花,看着一瓶鲜花。虽然树枝很轻幸好贫穷的家庭。一个分支是两个分支,三个分支是四个倾斜。它不应该是直截了当的,它不容易打。它就像杨志水一样,进入一杯西诺茶。与严俊斋,双倍妍妍“,妍妍光华,你为什么要装饰奢侈品?

在这样的氛围和情绪中,他可能只会选择一瓶,几瓶,几朵花来观看它。花的喜悦和悲伤变成了安慰他灵魂的诗歌,并通过美妙的花朵,写了这本书《瓶史》。今年他32岁。

《瓶史》第一部分是介绍,这表明袁宏道写一本书:的初衷是一位绅士,远非世界名利和算命计算,在竞争中运行,不像狗的感性色彩,而只是喜欢风景和鲜花,传递隐居的心脏。这让他对这位小官员有点羡慕。无法学会闯入山中成为隐士。只爱花和鲜花,但住宅狭窄,经常搬家。作为最后的手段,我必须“将花朵存放在胆囊中,并随时将其插入。”通过这种方式,您不必努力种植鲜花和水,您可以观看着名的鲜花,让自己开心。

袁宏道认为,“选水”是保存的关键。京石西山碧云寺水,斯普利特湖水,龙王塘水等都是好水,而桑园水,满井水,沙窝水,王妈妈井水,虽然甜,不能使花草树木蓬勃发展。 “梅水”是养花的好水。当首先引入水时,可以将其放入热煤中。梅花可能是煤的同音词。据说这种水多年来一直不差,不仅适合养花,也适合煮茶。

通过阅读三本书,特别是高粱《瓶花三记》,我忍不住觉得那时的鲜花和鲜花并没有丢失到现在。王世贞是高松的当代文人。他在《学圃杂疏》中记录了一种奇花异花的蝴蝶兰: 红线。当它打开时,它有一个千叶。每片叶子都是由胭脂和染色制成的。它也是一种奇怪的物种。“这种奇怪的物种可以在清代文人蒋廷熙的画作中看到《赐莲图》。蒋廷熙收到了朋友的礼物,他很高兴将它插入瓶中。他画了一幅画,写了一首诗:“红线覆盖着绿色的盖子,金边是李家园的新折叠。”青瓷瓶插有两朵莲花,花瓣上涂有红线。荷叶和少量的水和草茎,充满了优雅。这种锦缎也是《瓶史》中记载的最适合插花的物种之一。

仔细考虑,袁宏道的喜悦,愤怒,嫉妒,嫉妒,黎明和前夕的话语实际上是通过插花的姿势,形状和颜色来传达的。插花的插花可以分为四种类型:直立,倾斜,平面和倒置,都指向不同的花情。如宋代匿名《胆瓶花卉图》,瓶中的菊花或扁平的站立,或背面,表明当天不是很强,是一个薄的一天,但总的趋势向上,叶子也是向上,所有面向太阳,只有下部悬挂的叶子在阴凉处,它是花。

每当首都的首都来的时候,袁宏道开始担心他的花瓶被侮辱了,所以他想像他一样洗他的花。洗涤并不是随意的,因为花朵有像人一样的不同气质,最好在花朵的黎明时做。在细水中浇铸,就像小雨和清澈的美丽,手不能碰它,否则就是花的尴尬。鲜花和人类一样,也必须有妓女跟随服务。他们的美貌也应该是恰当的。例如,他主张“梅花受到春天香山茶的影响,鲷鱼是由树苗制成的。”

中国美术学院研究员邱春林认为,袁宏道的行为与先秦时期的文人实践不同。他说:“明清文人对瓶花的重视自然也有类似的意图,但他们也用瓶花来培养自己的情感,但也表现出不同的精神诉求,也就是说,他们不要过分强调花朵作为一个精神象征。隐喻,但要恢复他们的物质美,释放他们的娱乐功能。“

“袁宏道说,以鲜花为朋友,这被广泛使用。他想象的人与事之间的关系是亲密和谐的。环境设计精良,可爱,可游泳,安全。情感,事物是休闲的外在化。“在这一点上,开篇中提到的中国传统插花是独一无二的,就是这样。精致的花器,鲜花和水果,以及香炉文玩创造的意境都是中国传统的插花,也是中国文人的心脏和梦想。